English     CAST内部邮箱入口    

《面对面》专访白明生总师:陪伴“天舟家族”走过的日子

时间:2022年05月16日 信息来源:央视新闻 点击:990 字体:

5月10日01时56分,由航天科技集团五院(以下简称五院)抓总研制的天舟四号货运飞船搭乘长征七号遥五运载火箭从文昌航天发射场出发,飞赴太空。起飞约10分钟后,船箭分离,天舟四号独自踏上了旅程,这是天舟系列货运飞船的第四次远征。5月15日,央视《面对面》节目专访了五院货运飞船系统总设计师白明生。他讲述了与天舟系列货运飞船一起走过的那些日子。

 

▲《面对面》专访白明生:天舟飞天

 

中国空间站建造阶段大幕开启

 “第一炮必须打响”

 

天舟系列货运飞船是向空间站运输物资、补给燃料并下行废弃物的使者,被形象地称为“太空快递小哥”。此次发射的天舟四号货运飞船是世界上现役货物运输能力最大、在轨支持能力最全面的货运飞船。

 

白明生1.jpg


白明生表示,今年是空间站建造阶段,有六个飞行器要发射,包括两艘货船、两个实验舱和两艘载人飞船。六个飞行器是环环相扣的,第一个不成功第二个就打不上去,第二个不行影响第三个。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所以天舟四号“第一炮”必须要打响了。

 

白明生2.jpg

▲天舟四号货运飞船

 

2022年完成空间站在轨建造以后,空间站工程将转入为期10年以上的应用与发展阶段,初步计划是每年发射两艘载人飞船和两艘货运飞船。为了满足密集发射的需要,天舟货运飞船实行组批生产的方式,同一批次的外形、功能相似或相近。

 

白明生表示,现在规划的天舟三号、四号、五号一批生产出来,后续把时间留出来,天舟六号到十一号是另外一批。这里面会做系统的升级,目前天舟六号的设计工作已经做完,开始总装。天舟六号的货物舱会做比较大的改进,密封舱的货物运输能力会有大幅度提升。这意味着将来给航天员提供支撑的时间会进一步加长,现在一年打两发,将来可能就是两年三艘就够了,这样在经济效益上会有大幅度提升。

 

从仰望星空的少年到航天追梦人

 

中国载人航天三十年,白明生全程参与其中,他1988年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飞行器设计与应用力学系,毕业后进入航天科技集团五院。1992年,载人航天总体室成立后,26岁的白明生成为首批核心成员。

 

白明生说:“我在河北山区的农村里面长大,农村晚上是黑的,没什么电,看天上满天繁星就会向往。还有一些老人长辈给我们讲牛郎织女、嫦娥奔月的故事,然后我就报了北航。当时心里面也不清楚将来做什么事情,总觉得是比较远大的事情,里面可做的事情有很多。”


白明生3.jpg

 

曾经仰望星空的白明生,脚踏实地地参与了神舟一号至神舟五号、神舟七号、天宫一号的研制和发射任务。2011年,45岁的他带领一支年轻的队伍,开始研制天舟一号货运飞船。开通天地“货运专列”,是开启我国空间站时代的重要步骤。

 

经过6年研制,天舟奔赴星辰宇宙的征途正式开启。2017年4月20日,天舟一号货运飞船搭乘长征七号遥二运载火箭,在文昌航天发射场发射升空。40个小时之后,天舟一号与天宫二号顺利完成自动交会对接。在轨5个月的时间里,天舟一号与天宫二号进行了3次交会对接、3次推进剂在轨补加以及空间应用和航天技术等多领域的实验项目,突破了几个国际公认的载人航天技术难题。

 

白明生4.jpg

▲天舟一号与天宫二号交会对接

 

天舟家族身许苍穹

 

2017年9月22日,天舟一号货运飞船首次采用主动离轨方式再入大气层,飞船绝大部分器件被烧蚀销毁,少量残骸落入预定安全海域。它的陨落其实也是在完成最后一项使命——避免自身成为太空垃圾,为打造洁净、安全的太空环境做出贡献。

 

6年的朝夕相处,5个月的日夜牵挂,白明生认为,这是天舟一号必须要负的责任,作为航天大国,中国人应该负这个责任。白明生感慨道:“实际上辛酸从扣罩就开始了,整流罩扣上以后,船我就看不着了。所以扣罩以前,我们把状态检查得特别到位,也跟它合个影留个念。”

 

白明生5.jpg


送别天舟一号后,白明生和他的团队把主要精力转移到了对天舟后续家族成员的能力提升上。天舟二号要突破的是“全自主快速交会对接技术”,将原来天舟一号无法自主的远距离段升级为自主规划,实现从飞船入轨到交会对接成功,全程不需要人工干预。

 

白明生6.jpg

▲天舟二号与天和核心舱全自主快速交会对接

 

天舟二号是中国空间站关键技术验证阶段发射的首艘货运飞船,为空间站送去了6.8吨物资补给。在轨飞行4个月后,天舟二号迎来了另一个家族成员,天舟三号。此时,两艘货运飞船与天和核心舱相伴共飞,创下了中国载人航天史上的新纪录。

 

白明生7.jpg

▲天和核心舱、天舟二号、天舟三号组合体

 

在轨飞行10个月后,天舟二号收到了撤离指令。它以和天舟一号一样的方式,谢幕离场。天舟二号陨落的第二天,五院发布了一封天舟二号货运飞船研制团队写给天舟二号的信,信中写道:“你就像我们亲手带大的孩子,所有的参研人员倾注了心血甚至亲情,你以凤凰涅槃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太空之旅,那一抹绚丽的光辉虽然短暂,但必将成为我们心中的永恒”。

 

对于白明生和他的团队来说,离别是一门必修课,不久后,天舟三号将下行再入,为问天实验舱和梦天实验舱的到来腾出前向端口。此后,为了迎接空间站乘组第一次在轨交接工作,天舟四号也将缩短驻留时间,只停留6个月就挥别空间站。

 

白明生说:“必须要面对(离别),前面不想它最后离我们而去的事情,规避这个事情,最后那段时间不得不面对的时候,我们还是要做好飞控实施各方面,每一个动作要踏踏实实让它去稳妥平稳,离我们而去。”

 

既然分别是这么痛苦,心里面很折磨,能不能有一天设计出来一艘船,能去还能回呢?

 

白明生表示,设计出来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这也跟任务需求相关。目前离轨销毁的方案是最经济的方案,将来根据需求的变化会有不同的型谱。

 

白明生8.jpg


从2011年开始研制至今,天舟货运飞船的每一次使命必达,每一次英雄谢幕,背后都是所有参研参试人员长期的辛勤耕耘和无悔付出,当年白明生带领的这支平均年龄只有31岁的队伍,已经陪伴天舟家族走过了11个年头。

 

后续,这支成熟的队伍,还将继续为空间站长期稳定运行提供支撑,持续保障中国空间站时代行稳致远。



关于本院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航天城 网站建设:北京空间科技信息研究所
Copyright © 2000-2020 WWW.CAST.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版权所有
京ICP备20011260号-1